阅读历史 |

第445章 一厢情愿(1 / 1)

加入书签

北冥侯的话音刚落,他便大步流星地迈进府门,仿佛身后有狂风巨浪追赶,一刻也不愿停留。随着大门轰然关闭,张春如的身影被隔绝在了那冰冷而厚重的门板之外。

她呆立当场,耳中回荡着北冥侯那决绝的话语,眼中映着他渐行渐渐远的背影。她的心,仿佛被无数利刃切割,碎成了千片万片。她曾以为,自己在他心中至少占有一席之地,却没想到,这一切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。

“他竟从来都不爱我?”张春如喃喃自语,声音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和绝望。她怎么也想不通,那个曾对她温柔体贴的男子,怎么会如此狠心地对待她。

她蹲下身子,双手紧紧抱住膝盖,放声大哭起来。她的哭声在空旷的街道上回荡,显得那么凄凉而无助。

北冥侯的侍卫们冷漠地看着她,其中一人走上前来,一把提起她的衣领,像丢一件破烂物品般将她扔上了马车。他冷冷地说道“走吧,张姨娘!”

这一声“张姨娘”,如同冰冷的箭矢,狠狠地刺入了张春如的心。她突然记起,自己如今已是慕奕寒的妾,不再是那个可以自由恋爱的少女。她不仅失去了所爱之人,还被迫成为了她所厌恶之人的妾,这简直比死还要痛苦。

马车颠簸着前行,张春如的心却如同坠入了深渊。她感觉自己和萧云汐一样也结了一场阴婚,与死亡为伴,与绝望为伍。

最终,她被遣送回了张府。侍卫将北冥侯的话转告给张司马,便转身离去。张司马听到消息后,脸色瞬间变得铁青,他怒不可遏,但看到妹妹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又心疼又无奈,只能悻悻地说道“这下好了,都成笑话了。”

张春如扑进哥哥的怀中,放声痛哭起来。她哭诉着自己的不幸和痛苦,她不明白为什么北冥侯要这样对她。她问哥哥“他若不喜欢我,为什么要对我好?我到底哪里比不上那粗鄙老女人,他怎么就喜欢那样的?”

张司马正欲安慰妹妹,却见赵松暖走了进来。她走到张春如身边,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旁,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。她厉声道“你给我记住,今晚这事你狗嘴给我闭得严严实实的,谁都不可告知,知道吗?”

张春如被打得一个踉跄,但她没有退缩,反而反手想给赵松暖一巴掌。不过赵松暖早有准备,她拽住了张春如的手腕,怒斥道“张春如,你若再胡闹,便会害死你哥哥。”

张春如被喝止住了动作,她看着赵松暖那冷厉的眼神,心中一阵悲凉。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再任性了,否则真的会给哥哥带来麻烦。于是她强忍住心中的委屈和愤怒,默默地低下了头。

张司马亲眼目睹赵松暖动手打自己的妹子,心头顿时涌起一股莫名的不悦,但还未来得及发作,赵松暖便又语出惊人。

赵松暖一脸严肃,语气中带着几分沉重“夫君,北冥候今晚派人传来这样的警告,难道你真的以为他只是随口说说吗?刚才春如口无遮拦,接连说了北冥候夫人的不少坏话,要知道隔墙有耳,何况那些侍卫也未必走远。北冥候夫人是个睚眦必报的人,这在京都里可是出了名的。今晚让她为妾,不过是小惩大诫,若再不知收敛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赵松暖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道“实话告诉你,母亲曾为了春如的事情去找过北冥候夫人,希望能为她出头。可你猜北冥候夫人怎么说?她说,这一次让春如为妾,只是给个教训,若再敢冒犯,她便会派人将春如送到花街柳巷去。这其中的意味,你可曾想过?”

张春如一听这话,顿时怒火中烧,大声嚷嚷道“这老女人,她怎么敢这么做?我张春如可不是好欺负的!”

赵松暖却毫不留情地反驳道“她为什么不敢?你对她了解多少?就敢在这里大放厥词?

别忘了,这京都的水深得很,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。北冥候夫人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,靠的可不仅仅是她的夫婿,更有她自己的手段和智谋。你若不想重蹈覆辙,就给我收敛点,别再惹是生非了!”(本章完)

inf。inf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