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218章 没有人会在原地等她(1 / 2)

加入书签

提起自己的大儿子,季母怎么能不痛苦不气愤?所以儿子想离婚,她是支持的。
儿子三十还不到,还曾经是她们的骄傲。
季母这一刻,仿佛要将心中的积累太多的怨气全部倾泻而出,“你们苏家人,有一个算一个,包括你,把季全当什么人了?当借种机器吗?那三个孩子,就因为你们的老迷信是个女孩,就被你们活生生地流了啊,三次啊!那是三条人命啊。”
提起这件事,季母就觉得苏家人不可原谅。
“你们家以为季全是你们的私有财产吗?你们凭什么决定他的孩子的生死?”
她的手指颤抖着指向苏家的方向,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:“你们这些自私自利的人,只想着自己的破香火,却不顾及别人的死活。你们把季全当作什么?为你们苏家传香火的工具?你们对他的尊重在哪里?那三个孩子都是他的孩子呀,你们问过他了吗?”
苏心兰看着季母,眼中闪烁着泪光,她辩解道:“妈,您知道的,我爸妈一直都是希望有个男孩继承香火,我也是没有办法。其实最疼的是我,剜的都是我身上的肉。”
季母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嘲讽道:“苏家是什么人家?是有家产万贯,还是有将军丞相?不就是个普通城里人吗?你们苏家的香火就那么重要?季全难道就不是人?他的孩子就不配活着?
还有你,又不是没有文化,连转胎药都信,真有这种药,谁真有这个本事,那不是想生什么样的生什么样的,还有失望的人吗?”
苏心兰被季母的话说得哑口无言,她只能低下头,默默地承受着季母的指责。她知道,这件事是她和苏家做错了,但她也是被逼无奈。
季母对苏家人一点好感也没有,她不明白,为什么苏家人会这么自私,这么不顾及别人的感受。她只希望,季全能早点看清楚这些人的真面目,不要再被他们利用了。
离就离的痛快一点。
忙完了中午的那一段时间,乔安安和余小芳她们说了一声,准备去食品站割点肉,然后回家。
肉摊上,乔安安割了一斤多五花,一斤多瘦肉,又买了三根筒子骨。
孩子要补,大人也要补,特别是婆婆。
季母坐在凉棚下面,看见是乔安安就问道:“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?”
乐乐转身就扑,乔安安赶紧伸手接住,“你这孩子,看不见妈妈手上有东西吗?”
季母赶紧把乐乐揽了回去。
“我去割了一点肉,不是大嫂在嘛——”乔安安放低了声音,“人呢?走了?”
乔安安巴不得苏心兰走,实在是两个人说不到一块去。
季母指了指房间,“在里面,让我骂了。”
乔安安可是一直知道婆婆是威武的。
“我先去把大骨头煮上。”
“行,你填上木柴,不用看着。”
锅都是刷好的,洗干净添上水就行。
煮上大骨,做饭不着急,乔安安就去了正房屋内。
乔安安进去的时候,苏心兰正坐在沙发边上抹眼泪。
看见乔安安进来,她赶紧擦了擦眼泪,起身说道:“安安,你回来了。”
乔安安点了点头,语气和缓地说道:“大嫂,你要是实在不舒服就回家歇着,你这样我们都很担心你。”
苏心兰听了这话,脸色一变,有些不满地说道:“安安,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大哥不在家,你家我就不能待了是吗?”
乔安安皱了皱眉,“大嫂,你别太敏感了,你看看你现在的精神状态,不到外面去,动不动就哭,这样的状态谁会不担心呢?让你休息也是好意,我是心疼你每顿吃的东西吗?”
苏心兰也终于收敛了自己,“我有点太激动了,对不起,我现在心情一点也不好,躺在床上想到季全不要我了,我就崩溃,不瞒你说,我昨天晚上开了好几次窗户,想从三楼上跳下去,以后就不会这么痛苦了。”
苏心兰的话,乔安安不敢不信,也不敢全信,她怕的就是苏心兰在道德绑架季家,想要季家交出季全来。
可南方那么大,他们上哪把季全找回来?
但是她并不想直接撕破脸,于是说道:“大嫂,你要是这样,更应该去医院看看,绝对是精神方面压力太大,出问题了。
你得好好保重身体,等大哥哪天有消息了,你才能高高兴兴地去找他啊。
确实没有大哥的消息,他刚走了没有二十天,工作现找,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有消息呢?”
乔安安的话,苏心兰也听进去了一些,婆婆对她的态度也不好,和妯娌的关系也称不上好,就三间房子,人口又多,再加一个她确实不方便。
她的心动摇了。
季诚晚上回来的时候,乔安安把白天的事情跟季诚说了一下。
季诚皱了皱眉,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:“明天,我送她回去。”
乔安安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,她现在够忙的了,可没有耐心,照顾一个任性又自私的人。
乔安安觉得苏心兰心智不成熟,性格上有一点偏激,谁知道以后要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?
这颗不定时炸弹,不定什么时候说爆就爆了,还是送走更安全。
早上,季诚就去了另一间正房,过了一会儿,他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