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126章 哭声(1 / 2)

加入书签

“呜呜呜,绯色,我好疼啊。我的手好疼啊。”像是终于放松了下来,周溪时从无声的眼泪突然变得嚎啕大哭。

她哭得像孩子一样,仰着头,泪水犹如决堤的河水。

她的双手还在绯色的手中,白皙又娇嫩的双手被鲜血浸染,掌心的伤口狰狞得可怕,她究竟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去握住锋利的刀刃。

“为什么”绯色费劲地看着因为疼痛而大哭不止的周溪时,眉头紧紧拧住,这是一个她无论如何也不明白的问题。

你那么怕疼,为什么要帮我挡刀?你那么害怕,为什么还要回来?

“为什么?”周溪时听见了问题,她哭得更加大声。“还问我为什么,你这个大冰块!臭木头!我不赖床,我天天五点起,我不穿漂亮衣服,我每天认认真真的训练,我收敛脾气,我小心翼翼地找话题,我费劲功夫地在你面前刷好感。我做了那么那么多,可你这个臭冰块居然问我为什么!”

哭声掺杂着委屈,周溪时大声道:“因为我喜欢你啊,因为我想你当我的朋友啊!”

绯色再度愣住。

如果是夏泽辰,绯色勉强可以理解。他是因为认识曾经耀眼的星速,他崇拜过去的星速,进而对现在的绯色同样崇拜。

可周溪时不知道星速,她认识的只是现在的绯色,现在一无所有的废物绯色。

绯色说道:“我有什么值得你那么做的我是个废人,我是个只会害人的废物,我不配”

“谁管那么多!”绯色的声音被周溪时的哭声盖过,“我就是喜欢你,我就是想和你做朋友!可你是个讨厌鬼,我做什么你都不看我。可我真的很喜欢你啊,我好想能和你亲近的说话,我好想能和你像你和夏泽辰那样。那个臭小孩,说是要帮我,结果和我聊起你,三句不离你对他多么特殊,讨厌死了!我也想变成你特殊对待的那一个啊!”

“我,我”绯色不知道该回应什么。

周溪时跟夏泽辰不一样。夏泽辰是个懂分寸的孩子,他十分顾虑绯色的感受,即便是坦白自己的想法也是克制有礼的。而周溪时,如同婴儿般嚎啕大哭,尽数倾诉着自己的委屈,毫不掩饰的浓烈情绪,让第一次面对如此场景的绯色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。

周溪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“我都,我都这样说了。我还给你挡刀了,我的手那么那么的疼,流了那么那么多的血,你还不说话!”

绯色彻底没辙了,她实在应对不来周溪时的哭泣。

“你别哭了。”绯色手足无措地安慰着:“你越哭手越痛,别哭了,我给你包扎伤口好不好。”

回应绯色的是一声声的哭声,她只能一边重复着“别哭了”一边小心翼翼地为周溪时包扎。

等到绯色动作轻柔地包好了周溪时的双手。周溪时也终于停止了哭泣,她看了看自己双手,又看了看绯色。

发泄过后的理智回归,周溪时害怕刚刚的哭闹惹得绯色讨厌,于是她一边抽泣一边问道:“绯色刚刚我说的,你怎么想?”

“我在想,我们是时候该走了。”绯色指着地下的五人,“我们花的时间不算短,等到他们醒了就麻烦了。走吧。”

绯色示意周溪时往出口走。

周溪时低头支支吾吾道:“我,我刚刚太害怕了腿麻了。”

绯色无奈地叹一口气,然后走到周溪时面前蹲下。

“上来吧,我背你。”

“可是”周溪时犹豫道。

“我没事,头被砸的眩晕和被电到麻劲都过去了。”大概是怕周溪时又哭,绯色侧头笑道:“别怕,我这人最不怕疼了。这点伤不算什么。”

寂静无比的巷子里,一身黑的蒙面女子背着哭得妆花的金发女子,一步一步朝外走着。

周溪时的手受伤,她用小臂揽住绯色的脖子,轻轻靠在绯色背上。她和她是第一次有那么亲近的接触,周溪时的心脏很紧张。

“我我是不是很重”

“不重。”绯色说道:“我有个弟弟,小我两岁。记得大概是他14、15岁时候,摔过一次腿,当时接他从医护室出来也是像这样,背着他。你和那时的他差不多重,那时候我还小背他吃力些也能背得动,现在背你自然也背得动。”

周溪时的目光闪烁。这是第一次,绯色对她说起自己的事情。

她笑着将头靠在绯色肩膀上。“绯色,你太瘦了。得多吃点,我都能感受到你骨头了。你对你弟弟青圭这样好,现在大了他应该好好做几顿饭回报你。”

“青圭?”绯色脚步一顿,“谁告诉的你他的名字?是小鬼?你们究竟私底下都串过什么气?说实话,今天你司机不能来是不是故意安排的?”

周溪时冷汗直流。

绯色:“不说话就下来自己走。”

周溪时连忙呻吟:“啊,好痛啊。不行不行,伤口太痛了我走不了。”

绯色:“你伤的手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