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一百三十一章 分出掌家权(1 / 2)

加入书签

何氏的哭声戛然而止,送她回娘家?过下半辈子?这跟休了她有什么区别?

她还不被京都的贵妇圈笑死!

不,她不能为救陈妈妈付出这么大的代价!

她深吸口气,端正地朝唐富春行了个礼:“是妾身错了,妾身不该偏袒身边的人,是她罪有应得,我不会再为她求情了,请老爷秉公处置就行。那些其他的帮手,也是被她连累的,请您从轻发落。要是您觉得不解气,那就罚我吧,我愿意以自己受罚,保他们的性命。”

姜融嗤笑一声,总算是悬崖勒马了是吧。不过能斩断何氏一条臂膀,也算是一件大好事。

唐富春满脸嫌弃地道:“那你还不快起来,真是成何体统!”

唐宓过去扶起何氏,唐富春想了想,便道:“那就杖毙陈妈妈,以儆效尤。其余参与此事的,杖五十,撵到老家会稽郡去做事。”

李庞几个连忙跪地磕头感激不尽,只陈妈妈脸色灰败,像是被抽干了魂魄那样瘫软在地,嘴唇翕动着,发不出声音来。

何氏一脸痛心地看向陈妈妈:“陈妈妈,你放心地去吧,人总要为自己所做之事付出代价,这是你应得的。你的家人,我会替你照拂的。”

陈妈妈忽然发出一阵耸人的笑声,看向何氏道:“人总要为自己所做之事付出代价的,哈哈哈,人总要为自己所做之事付出代价的。这是我应得的。夫人,老奴就先走一步了,您好自为之吧。”

何氏心中一慌,陈妈妈难道是要曝出她的什么秘密?

她眼神突然就变得狠厉,吩咐下人道:“打得狠一点,早点给她个痛快!”

她现在,只希望她能早点死,可千万,不要说出她私底下做了什么见不得的事。

陈妈妈被拉走的时候,眼睛死死地瞪着何氏,何氏总觉得那个眼神里带着怨毒和嘲讽,以至于陈妈妈死后的好几年里,她晚上做梦,都会梦到这个眼神,让她不得安宁。

当下,唐富春并没有给她许多时间来品味这个眼神的含义,紧接着,他就对何氏跟唐宓也做了处罚。

“何氏,你御下不严,才导致此祸事,罚你于小佛堂为时均和其亡母抄经十日,为之祈福和赔罪。另外,你既然觉得后宅事务系于你一身,你倍感操劳的话,那就分一部分掌家权给时均媳妇,省得你的忠仆替你鸣不平。”

何氏顿觉晴天霹雳,她听着前面的处罚还算能接受,可是万万那没想到,老爷竟然要分了她的掌家权,还给了她最讨厌的姜融!

她婆母早逝,早早就掌家了,过惯了那种呼风唤雨的主母生活,连罗如沛嫁进来,她给她的掌家权也只有表面上一点点,罗如沛要做什么,还是得都经过她的同意。

要是给了姜融,她不知道,姜融会趁机蚕食她多少权力。

她突然有些后悔,把掌家权从罗如沛手里收回来了。罗如沛还好掌控一些呢。

她大权在握,一个人确实有些忙不过来,但是不是想着让何婉柔早点嫁给唐宜,好给她帮忙吗。

现在好了,何婉柔是再也不会答应嫁给唐宜了,甚至还成了仇人了。陈妈妈也被杖毙了,她身边能用的人越来越少,掌家权还被分出去一部分,局势真是越来越坏了。

“老爷,时均媳妇忙着照顾时均呢,她自己一开始就提过不想要掌家的,而且她也没有管过家,贸然赶鸭子上架,对丞相府也不好。我们后宅不能再出差错了。我身为母亲,虽然操劳点也是应该的,我会好好处理后宅事务的,您就别操心这个了吧。”何氏还想再挣扎一下。

唐富春沉默,其实,对于他来说,管家权给谁都无所谓。他只是想借机教训一下何氏,所以才说把管家权分一部分给姜融的。他觉得,再不给何氏点苦头吃,让她清醒清醒,丞相府的后宅,都没眼看了。

所以,他坚持道:“你最近要抄经,哪有时间掌家,还是交一部分给时均媳妇吧。她是长子媳妇,本就该协助婆母掌家,不会可以学,你应该教她,她做不好,再做打算。”

何氏见老爷坚持,也只能含泪应下。

姜融却道:“父亲,母亲说的没错,我是不懂掌家之道,我也要照顾时均,一心不能二用,二用容易出岔子。丞相府可不是小儿嬉闹的地方,这管家之事,还是能者居之吧。

至于父亲说的,母亲一个人管理有些太过操劳,那儿媳倒是有个主意,还是让二弟妹帮着母亲管,不就皆大欢喜了吗?”

唐富春没料到,姜融会这么建议,何氏更是没料到。

姜融跟罗如沛,不也不对付吗?

今天的事情,怎么都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?

不过,让罗如沛来协助她,可比让姜融来好多了,她刚还后悔从罗如沛手里收走了管家权呢。姜融这话,可正中她的下怀。

她赶紧点头道:“老爷,妾身觉得,阿融这个提议很有道理,如沛自从嫁进来,就一直在帮我管家,做的也挺好的。我是看她前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