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五十八章 金蝉脱壳(1 / 2)

加入书签

姜融回到住所,就见唐宜坐在屋子门口侍弄那盆兰花,他用帕子细细地擦着兰花的叶片。见到姜融回来,他便笑着招呼道:“娘子回来了,饿了吧?”

姜融朝他走去,两人的嫌隙既然已经消除,姜融对他的态度也恢复了朋友之间的从容。

“还好,你不用去给父亲请安吗?”

唐宜摇摇头:“我身子不好,这些虚礼早就免了。”

“这倒是因祸得福了。”

“这福气,恐怕没人想要。娘子,咱们先进去用早膳吧。”

姜融惊讶:“你还没吃?”

唐宜道:“娘子送的这兰花,深得我心,无以为谢,只能等娘子共进早膳了。”

姜融微微皱眉:“倒也不必如此,以后你便先吃了吧。”

唐宜摇头:“一个人吃也无趣,和娘子一起吃我还可以多吃几口呢。”

姜融见他坚持,也不再反驳,只在心里盘算着,看来得想个办法把晨昏定省给免了。

“那我们先进去吧。”

唐宜抱起兰花,笑眯眯地和姜融一起往里走。

“你喜欢这花?”

“当然,这株素冠荷鼎,我只在至臻阁看到过,没想到娘子你手上竟然也有,这说是价值千金一点也不为过啊,更难得的是这份心意。我起码得陪你吃上个百顿千顿的。”

姜融听他提起至臻阁,有些心虚,这可不就是至臻阁那株吗,只得转移话题道:“你也太厚颜无耻了吧,你陪人家吃几顿饭就能值千金?”

“娘子过奖了。”

“唐宜,你这嘴皮子,难怪善于跟外邦使者做交易呢。”

“娘子在商场叱咤风云,想必也不遑多让吧。”

“那是及不上夫君你。”

“娘子把这么贵重的兰花送人,眼睛都不眨一下,就不是我能比的。”

姜融扶额,这人怎么一直在提这盆兰花,要是她不找个理由,还真过不去了。

“这花说来也巧,是我手下的人自己在山野里寻来的,虽价值连城,但却没有花费一分一毫,不然,我也是买不起的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啊,娘子真是吉星高照啊。”

“嗯,我运气是极好的。你既赠我平安花,我便送它回礼,也算是礼尚往来。”

到了饭桌前,姜融坐下,唐宜先去一旁的架子上把花盆放下,才过来坐到姜融对面,美滋滋地帮姜融盛粥:“没想到有朝一日,平安花竟然能和素冠荷鼎相提并论。”

姜融接过粥碗,瞪了他一眼:“得了便宜还卖乖,这么多好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!”

几个侍女都低头偷笑。不过,两边的人都高兴,两位主子好像又和好了。

特别是唐宜这边的,陆离扯了扯落英、木兰的衣袖,示意她们退出去。金宝银宝也借口要去制香房看看,主动跟了出去。

房间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。两人相对而坐,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饭。

虽然没有了之前的误会,但是却增添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。

对,姜融觉得就是暧昧,许是唐宜的眼神太过炙热,她有些心慌意乱。

突然,她灵机一动,想起自己身上带了一款以前琢磨的线香。

她放下碗道:“闲坐着吃饭甚是无聊,我给你闻一闻我研制的香品吧。”

唐宜来了兴致:“好啊,早晨一支香,长寿乐无疆。”

“那怎的没见你焚香呢?”

“这不是等着娘子你嘛。我给你拿焚香的器具。”

唐宜找出插香的一个山峦形香案,帮着姜融把香点上。

这线香外表上看起来跟外面店里卖的普通线香并没有什么差别,就是平平常常的一根香。

但是,点起来之后,很快,屋子里就飘散起一股极清淡好闻的香气。

唐宜的全服心神都放在闻香上了,吃饭也心不在焉的,也没时间看姜融了,姜融倒是很悠闲地吃起了饭。

“是橙花香,我很喜欢橙花香,清雅甘甜,沁人心脾!”

姜融看唐宜吃着吃着,还闭上了眼睛去感受,不由好笑道:“那你现在闻到的该是混合着饭香的吧。”

唐宜便睁开眼,三两口扒拉完粥,放下碗,跑到香案边坐着去闻。

“咦,香气怎么变了,我又闻到了茉莉香,还有桃子香,松木香,檀木香。”

唐宜有些惊讶,因为他每隔一会儿就会闻到不同的香味。

“好神奇啊,娘子,这是怎么回事,是我的鼻子出问题了吗?”

“这话说的,就不能是我制的香有多种香味吗?”

“真的啊,我还以为是我鼻子出问题了呢。我也自诩闻过很多香,但是没有一种是这么层次分明的且有那么多不同种类的香的,多的是杂糅在一起的。”

“各种香料性质不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