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917章 投机客(1 / 2)

加入书签

帖子上记录的,是各类花名,以及标注中各人所能提供的服务,自然不会是什么情情色色,而是提供各种消息买卖的掮客,或者说是掮客手下贩卖消息的小贩子。

花名就是代号了,其后标注着能在其这资询到哪家交易所、哪个行业、哪个种类标的,甚至精确到了哪些公司、哪些票券的程度,帖子上以金业所的资询为多,明显这里是金业所投机者聚集较多之所。

资询所需的费用是高高低低都有,但除去在最后寥寥不多的十来个,绝大多数都很低,所以才会认为他们只是掮客手下的小贩子,掮客不会是这个价。

两人从装扮到姿态,都把自己装演得更加成熟稳重,而不是像林默两人一样在那装小白,因为这种场合,不是小白这类能寻摸到的。

不过两人不懂行也是事实,装那种狡诈精明的老鸟肯定不行,甚至懂行市的,都扮不太像,不过两人也想到了法子,普通话加点北方口音,不时夹杂几句北方方言,让人误以为是刚北方过来的,只是不懂这边的行市。

确实有效果,两人边上楼边研究着帖子,嘀咕几句方言,待者就给两人解释了下,低廉的那些,只是提基础讯息、基本规则,以及上周以前的历史交易、买卖情况,想要了解周内交易情况或近期内相关的一些隐秘消息,是需要额外再花钱的,而且价格不固定,还会视情况起伏。

至于最后较昂贵的,则是可以为你搓合募款借票、安排与银行信托洽谈、乃至为你与银行信托甚至交易所内部中高层人员牵线搭桥的掮客,牵线搭桥后是干啥的自不必多言。

这个价,只是基础费用、起步价,而且还是店里为你验资或验背景后,你的情况递过去,对方愿意接单后便要支付的,不论成不成都不退,甚至只是与掮客详细洽谈后被拒单,也是不退还的。

而若成了,还需根据金额这些支付其应比例的介绍费用,待者着重强调了,这里面不存在刻意欺骗这些情况,这点店里是作保的。

而且低廉那些的价格也不是瞎标的,会根据对方入行长短,掌握信息的多寡深浅等等而定,两人耳语一番,选了一个新入行不久,但标价不算低的先来聊。

新入行的,能降低碰上老油子老坑货的几率,而标价还不低,说明此人不会比行内老人差多少,就算老人肚子里可能藏了很多货,但拿不出来也白搭,最主要是两人也怕在老人那里露了底。

人到后,两人没多说啥,只是示意其坐下,待茶水、茶点等都上齐,待者、服务员这些离开后,朱三宝才从手边提包内,掏了一封大洋直接推到其身前。

看着其有些局促与不安,朱三宝才笑道:“放心收下,不会让你难做,近期的消息、隐晦的情况,这些你需要额外售卖的,我们不会打听。

我们只是想让你说的,多一点儿、广一点儿、深一点儿、细一点儿,我们想全面了解一下,这边到底是个什么玩法?有哪些规矩?可能还会涉及其他一些行当,这些相信你也多少也比我们更了解,相信应该不会让你太为难吧?”

男子看着很年轻,身上还有几分书卷气,估计刚出校园,确实入行没多少,话说到这份上了,还纠结迟疑了好一会儿,才将钱给小心收下。

虽然面上放心不少,但实则警惕一点未松,朱三宝两人多数时候都是恭维、夸奖着对方,让其主动来说,有问题也会再三思索考量,尽可能不漏出不该漏的东西。

……

林默这边,也从这位好为人师的碎嘴大哥这,从絮絮叨叨的言话中,分离出了这个交易所的一些隐秘消息,甚至还意外听到了不少其他交易所的情况,估计能为两人省下不少事。

最后两人想要离去,大哥还有点意犹未尽,只能借口说这里不合适,还要去看其他地方,便逃也似的跑了,出门两人相视一眼,都是一脸苦笑,是真怕啊!对方实在是太开朗、太外向了,那嘴跟挺机关枪一样,一说起来,两人愣是没插进去几句话。

根据了解,这处非正常交易所生意较冷清的原因,是华商洋商搞起了华洋之争…呃…确实是让人无语,都能勾搭在一块儿搞非法生意了,居然还因这个吵起来,最后将生意搅了个半黄。

不过这两边都不是啥好货,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,但大概就是两伙人在搞白银出口上起了争执,庄家想借着交易场所的便利,聚拢白银出口赚取价差。

开始,是洋商想在上海便进行结算,以当时国外银价折价一部分后在上海结清,折的价与路途上的涨跌带来的利润与损失都归他们,因为当时银价涨得比较猛,华商自然不乐意,非说要一起合股,好赖要一起担,其实就是各自都认为银价还能涨不少,想多吃多占,于是人好一通扯皮。

结果银价实在涨得太猛太快,这一扯皮,银价已至高位,结果双方态度一百八十度大逆转,立场直接调换了,那位大哥不清楚其中猫腻,说是脑子有病,但林默可是很清楚,不外乎双方都预见了银价回跌带来的风险很大,都想让对方多担风险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