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第279章 特事特办的道理(1 / 2)

加入书签

门后是一条更加昏暗幽静的走道,与精神科的区别只是走道两边没有任何房间。

冉冉屏气凝神地前行,不敢松懈。

实在是这家医院里面脑子不正常的人太多了。

冉冉一边前进,一边死死按住手里的控制器,她可不想在即将接近目标的时候,被江妙妙和江牧之那两个变态拦住。

不知走了多久,冉冉总算看见走道前方的光亮,她加快脚步前进,寂静的走道里回荡起节奏快速的脚步声。

很快她来到一扇门前,大片的亮光都是从这扇门中透出,很神奇的是,这门明明看起来像玻璃,冉冉却看不见门后的景象,只看见一片纯白。

神奇的东西。

冉冉才伸出手靠近,门自动打开了,这速度可比之前那扇快上许多。

几乎是一瞬间,门后的景象就清晰地呈现在冉冉眼前。

完全不是纯白的一片,但确实有大面积的白色,显得整个空间洁净无比,一眼望过去最引人注意的,毫无疑问是那一行行排列整齐的庞大的营养液装置。

让人不禁想知道,能让圣心医院泡在里面的,会是什么东西。

冉冉本以为进行转换的地方,会是一个狭窄又安静的小房间,厚厚的墙体可以隔绝掉所有绝望的叫喊。

她没想到是这么空旷的,甚至是人员繁杂的。

整片空间除了一直在忙碌奔走的通讯人员,还不断有身穿蓝色手术服的医护人员在其中走来走去。

或者说工作人员更合适,因为他们要做的手术显然不是什么好事,用医护人员来形容实在玷污了这四个字。

冉冉才一来到这个纯白的大厅,立刻就有一名脸颊旁别着耳麦的通讯人员迎了上来。

“请问有预约的执行师吗,如果没有,神圣的转换厅将为您指派,愿您重获新生。”

冉冉垂下眸子,原来是叫执行师,挺好,也免得她纠结称呼了。

上前迎接冉冉的这个通讯员有着甜美的笑脸和利落的口条,刚刚说的那句话似乎是她见到每一个病人时都必须要说的,或许她已经说了成百上千次。

因此她说得非常迅速流利,直到嘴巴机械式地说完这句话,她才惊讶地意识到冉冉是一个人来的。

她大概是不死心,又往冉冉身后望,期待那扇门很快就能再次打开,再钻出来一个人,好让她的工作不至于如此棘手。

冉冉淡淡道:“姐姐别看了,后面没人。”

通讯员有些僵硬地和冉冉对上视线,“那小朋友你是病人…还是客人?”

冉冉双眸微眯,客人?还有这种身份?

之前她一直以为医院的转化,类似一种邪教,只是关键步骤要通过动手术来完成,要二侄子来吐槽,就像是加入“光荣”的进化。

可现在还有客人这种说法,难道这个转化是在三方参与下完成的?

病人、执行师和客人……

冉冉的思绪更加发散,难道“转化”是将病人和客人进行互换?!

这个想法出现的瞬间,冉冉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这样似乎就能解释她进入圣心医院以来,看到的江家人身上的不协调感。

江妙妙甜美假面和偏执性格的割裂感,江牧之斯文外表和暴虐特质的偏离感……

冉冉脑海中思绪万千,但在通讯员看来,她只是犹豫了一瞬。

“病人。”

冉冉言简意赅答完。

其实她也想过要不要说客人,显然客人在圣心医院拥有更高的待遇和地位,他们是被圣心医院服务的那一方,而病人就只是案板上任他们宰割的一块肉。

但太冒险了,她无法预料后面是否存在对客人身份和资格的检测。

通讯员闻言有些惊讶,“一个人来的病人吗?这…”这算怎么回事啊……

一般来到转换厅的人都有圣心医院——也被称为大院的工作人员陪同,客人一个人来就已经很少见了,更别说病人。

病人都是通过欺骗的手段才能带进来…通讯员不可置信地望向冉冉。

难道这个小朋友竟然是主动选择成为材料,走向死亡吗?

通讯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“那这边您有指定的执行师吗?”

由于情况太过匪夷所思,通讯员在跟冉冉沟通时直接用上了对大院工作人员的语气。

冉冉从通讯员的言行和这微妙的语气中察觉到了机会,“我的情况比较特殊,相信你也意识到了。”

“我是直接由傅先生批准的转换。”

通讯员瞬间瞪大了双眼,这…这到底算什么情况啊!

傅先生专门交代的,那应该要格外关照?可关照这事从来只针对客人,他们从没关照过病人啊!

这要怎么做?难道让这位小朋友死得轻松点吗?

通讯员的脑子疯狂运转,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